腰带君-ken

画渣~文坑~一个到处趴墙头的笨蛋~以嘿嘿~(≧∇≦)梦想是成为大神

【隐减隐】焚天录01(清水,阴谋论向)

【序】

这是他和他家将军的故事,绝无出格非分之想,只余一片仰慕真心。


天地间,耸立的最高的是天庭,站立的最高的是神佛。自从天庭西天自己也开始划分个三六九等,有什么东西好像烂进了骨子里。


修道时都恪守复己心怀苍生,授封飞升了后却一个个想起了要向上爬。


小白蛇在这烂泥之中挣扎着,好不容易看到一丝光亮,可那抹火焰却不停跳动着仿佛怎么也抓不住。


将军,你想不想试试看?…燃遍这整片天?



【01】

地隐星总有些事情想不通,但那是所有生灵都默认了的事实。


三界,未曾是属于那些整日忙碌如蚂蚁般的人类的,也不会与下界扑腾天昏地暗的妖魔有半点瓜葛。


三界,是属于神佛的,只有凌驾于众生之上的漫天神仙佛陀才有权利掌控着这个天地。


而身份低微的人类与妖魔只要继续赞美崇敬着天上那些至高无上的存在,就可以被默许生活在这片不属于他们的大地之上,除非他们也在这规则下修炼授封然后变成神的一员。


地隐星就是这样,他曾经是人,然后,他终于变成了神。


位列七十二地煞神位,虽然只是没有资格被下界赞美的地仙凶煞之位,但是那也是上神,不是下界的土地公神像之流比得上的存在。


他虽然想不明白,但他从未想过也不敢质疑这所谓的真理。


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那个有着嚣张的发色,仿佛漠不关心飞扬跋扈,总是冲刺在血红色残阳中的背影。


地隐还记得第一次从那位眼里看到想要争取什么东西的目光。

“将军,最近派给我们的任务越来越频繁危险”,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是不是,上回的话得罪了他们,将军还是注意下言语的好。”


“哦”,话音落下许久,那人才随意的应了一个字。


地隐撇了撇嘴,好嘛,让这位心大的没边的爷多说两个字还真是太阳都能从西边来了,之前明明已经强调过好多遍人言可畏的危害了。


不想现在已经是被穿了小鞋了,想至此处,他满是无奈的语气道,“…将军,您可不要再说要把玉帝打成狗这种话了”


“喂,紫头发的”,全身披戴铠甲的神将回过了头,“你说神为什么有资格站的这么高呢?”


地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三十三重天南天门的方向,高耸入云气势非凡,便脱口而出,“大概是因为神很厉害吧。”


“他们站的比人和妖都要高呢,明明人类和妖魔中也不乏好手。”那人依旧是平淡的语气,好似对什么都不在乎一样。


“那是因为神比人和妖怪都要强啊。”


地隐正答着,但语调渐渐的慢了下来,他看到正面对着自己的将军一向泼澜不惊的眼睛里好像有着什么在闪烁着。


“所以,只要把他们都揍一遍就好了。”


“哈?!!!”听了这话,少年险些没怎么站稳,一个踉跄之后勉强定了定神,“杨,杨…杨将军,你说什么?”


那一头嚣张长发的将军似乎没觉得自己哪里有说错,“嗯,同样是被别人揍倒在地,人也好仙也罢,这样谁也不会再比谁高贵了。”


地隐后来想起这一刻的时候,除了了然这位那把别人打成狗的谜之执着外,还隐约记得将军那时的笑还是真吓人啊,呵,竟然能有人一脸嚣张凶恶目漏红光却一边笑着的望着凌霄宝殿的方向。


但这都是后话,那时的地隐完全没有心情再想这些琐事,那一句谁也不比谁高贵仿佛一道无形的箭敲开了他深藏的内心。


他愣住了神,那一刻的风吹动着云雾,夕阳如火照耀着面前那披甲挂铠的人的身影,好像似整个身躯都燃烧起来一般,平时的冷漠无情趁着这道残阳不知道隐入去了哪里,露出了伪装之下一片叛逆与傲骨。


平日强大外表下包裹着的,是对自己出身饱受非议的一腔愤慨和赤子之心。


被那片火红照耀着,少年白紫色的散发也沾染上了相似的背光,曾经修道时的清傲和对苍生的怜悯,那些被天庭日子磨灭掉的一些东西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悄悄的钻回到他的心里。


地隐只看见这残阳下的将军耀眼肆意张狂若火焰一般,可以让在冷漠中驻足已久的行者如飞蛾似的奋不顾身,只为了再近一些。但无论是火焰还是飞蛾,这不过是燃烧殆尽之前的一次肆无忌惮。


……


哼,肆无忌惮吗?


那就让这片火烧的再旺一些吧,就算是燃烧殆尽也要让你们,记住是这只飞蛾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把腐烂在权利中的烂泥拉下九霄!


若是要化为飞灰!汝等,一起罢!!!


这是曾经的地隐星和未来的二郎显圣真君的故事。


是阳春和杨减的故事。


绝无任何出格非分之念,只余一片倾慕真心。


为达将军汝之所愿所怨,末将九天十地誓死追随九死不悔!


评论(6)

热度(60)